让“杭州经验”在恩施“嫁接”成功

发布时间:2018-06-01 09:47 来源:恩施州博物馆 作者:董祖斌 编辑:刘欣 浏览:0次

很荣幸参加恩施州文体新广系统在杭州举办的培训学习班,通过几天的课堂学习、组织讨论、现场参观及实地感悟,个人觉得有很大的收获。也深深地感受到杭州在文化打造、文创经营、文旅结合等方面取得很好的成就,也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为我们恩施州打造“文化大州”提供了很多、很好的可资借鉴的经验。个人觉得主要是“抓住四个关键、理好四个关系”,分述如下:

一、抓好四个关键

(一)抓好关键政策。抓好政策就是搞好顶层设计的基础,文化的发展必须依靠政策性推动。参照杭州的文化、文创政策体系来看,我们恩施州还有很多完善的空间。要从文化布局、机构健全、产业发展、品牌打造等方面健全较为适应现代文化发展的政策体系,用好用足西部开发、少数民族自治、各个建设示范区的政策优势,突出开创性与实效性。要加强文化融入的决策机制,在城建、旅游、教育、产业等方面决策中增加文化参与,形成体系性的文化保障。同时,还包括文化行政、事业机构的人事、资金、服务机制政策配套,敢于创新。

(二)抓好关键人才。文化因人而兴,因事而兴。恩施在文化人才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尤其表现在文化传承人才和文化创作人才,但是在文化经营人才、文化创意人才方面较为欠缺,直接影响恩施的文化品牌、品质等的进一步打造和提升,应该从行政管理、社会传承、产业经营等设计文化的各个方面完成文化人才队伍的建设。相对于恩施经济发展实际,不可能大规模引进文创人才,文化名家,但需要“引火柴”,适量引进带有引导性的主体,逐渐蔓延。同时,还要加强“自身造血”,让本土人才往“文化创意人才”上倾斜,并在本地教育资源等方面开展联合培养。

(三)抓好关键市场。恩施的文化市场、文化产业必须依据自己的优势来开展,因为区域、地域等方面限制不可能全部建立和拥有,必须挑选关键的市场,有特色、可持续的市场。主要的应该是结合旅游的文化产业链、结合文体惠民的文体产业链、结合优势农特资源的文化产业链、结合少数民族文化资源创新的文化产业链。同时,要注重和这些部门的结合,加强互动,实现文化的主动融入,整体性提高文化产业的市场值,同时也整体性提高市场的文化含量。

(四)抓住关键品牌。在关键创意方向选择、文化品牌选择上,可以更多的运用杭州经验,甚至可以“对应式”打造。杭州的“山水文化”品牌“西湖”“钱塘江”为盛,我们即可以重点打造“清江”、“大峡谷”为主的山水文化品牌,以廪君、盐水女神对应他们的许仙白娘子;在“大运河”文化方面我们也可以打造“古盐道、古驿道”文化;在文化遗址上他们的“吴越国”对应我们的“巴国”,“良渚文明”对应我们的“直立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我们从资源上几乎不逊色,在活态传承的意识上我们甚至走在了前面;在产业上我们可以用“硒”及“一红一绿”来对应“西湖龙井”;城市建设方面,以“土司城”、“六角亭老城、柳州城”来对应“南宋御街”等。通过品牌,慢慢引领带动,形成体系。

二、理好四个关系

(一)理好“大和小”的关系。在文化、文创的发展上,“大”的层面必须是党委、政府所主导的,是最根本的“动力”,必须从政策、机构、经济、规划等方面搞好顶层设计,从而激发各个环节的力量,形成活力。但是,“小”的方面必须由市场主体来完成,需要社会资源的主动、积极参与。这需要“放水养鱼”,留出空间,留足市场主体培育的时间段与空间段,充分为文化市场主体松绑,解压,恢复并激发他们的创造性,创新性,积极性。以文博为例,杭州市一共有各类博物馆纪念馆48处,我们也要学习好的经验,在博物馆建立展览联盟的基础上,发挥引领作用,充分扶持各私人藏家和民间博物馆参与到城市文博服务中,建成体系,营造市场,延伸产业。

(二)处理好“共与特”的关系。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文化产业的打造、文化创意实现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其中因为各地资源、审美、区域、功能不同而各有差异,因此,会有“共性与特性”的问题。恩施与杭州相比,文化资源等方面有很多共性的东西,但是,更重要的恩施需要找准自己的“特色”,不能简单地“复制”和“搬迁”。恩施的特色主要在硒文化、巴文化、少数民族文化、土司文化、卡斯特文化等上面,以“神秘性”来吸引人群进入。恩施的文化产业包括文博行业也要围绕这一目标,合理分配资源,在总体“大”特色上凸显个体“小”特色,形成吸引力和竞争力。

(三)处理好“远和近”的关系。恩施和杭州相比,市场的成熟度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在进行产业打造的时候,一定要处理好“远和近”的关系。一是要谋划、规划得“远”。要有超前的眼光来进行决策,规划,不能“短视”,真正具有“久久为功”的心态和智慧。二是在培育市场主体等方面也要有“远”的政策配套。很多市场主体关注眼前利益,关注暂时得失,稍微受到风险甚至投资回报不高的情况下,都会选择转向和放弃,这就需要在规划、政策上进行设计,尤其是政府需要以“短期”的“无直接利益”来换取“长期的高效”。在进行市场主体的选择上,尤其是作为“领军企业”的选择上,特别要注意这一点。杭州市的“国际动漫节”,政府在投入14年后才收回投入,时间漫长,但是,形成品牌之后,其价值是成倍的增长,且为杭州文化增添新的时代内容。

(四)处理好“传与创”的关系。恩施州文化积淀深厚,在文化产业打造的道路上,有很大的市场空间的。但是,作为一个地域,我们必须要找寻出最具备代表性的项目来推进恩施州的文创事业,这就包括很多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产品。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处理好与创”的关系,结合多年的实践,我们所采取的策略是,传承创新两条路。传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使命所在,而创新是其主动对接市场所致,是一种按照新时代链接所产生的对应需求和回应。在恩施州资源存量的基础上,按照相关原则进行创新,弥补市场的不足,可谓大善之功。创新则是顺应市场的需求,主动进行适应和对接,寻找其中存在的商机,不断配合和满足市场,实现资源的优质配置。在传承的基础上实现创新,在创新的基础上,实现传承,二者相得益彰。

当然,文化事业、文化产业、文化创意的发展是无止境的,笔者浅见拙识,敬请指正。

责任编辑:刘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