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恩施  晴 18℃~33℃   空气质量:良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研究>>论文选摘

鄂西南土家族窗棂木雕技法及其文化意蕴

发布时间:2013-09-06 11:32 来源:湖北民族学院学报编辑部 作者:谢娅萍 满益德 编辑:州博物馆

中国的雕刻艺术已有6000年的历史,其中石雕古朴厚重,砖雕清雅素丽,而木雕则以精致细腻见长,并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八大流派:广东粤雕、北京京雕、苏州苏雕、东阳木雕、乐清黄杨木雕、潮州金漆木雕、安徽徽雕与山西晋雕,各有所长,争相媲美。[1] 在鄂西南土家族村寨的民居、楟桥、摆手堂或宗祠里,我们所见到的雕花窗棂、栏杆、格扇门板、古雅屏风、古额枋字雕等,虽比不上北派京雕粗犷大气,也不敢攀南派潮州金漆木雕富丽贵气以及“徽雕”艺术的不同凡响。但其人物、花卉、鸟兽等图案也是题材丰富多样、形象栩栩如生。土家雕花“六滴水”婚床、太师椅、圆桌等家具,更是雕花精美,古拙而典雅,现已成为雨古文物,被置放在博物馆,可与北派木雕乔家大院、王家大院、曹家大院的木雕建筑媲美。而民居的点睛之雕则是窗棂,“窗棂,宋时称格眼,又有花心、棂心、格心等称呼,《营造法原》称为心仔”[2]。土家族窗棂的木雕样式多样、技法灵巧、蕴意丰富,是土家人施展才艺的地方。   

一、土家窗棂的艺术类型及木雕技法

现代汉语词典的注释是,窗棂又称“窗棂子”,俗称“窗格子”。即窗户上用木头或铁条交错制成的格子。[3]土家房屋的窗棂艺术主要体现在土司皇城和民间的吊脚楼建筑上,材料多用木雕,早期也有用石雕。因为土家族聚居地主要分布在武陵山区,那里森林覆盖率极高,木产和石料都很丰富,可以就地取材。土家石雕常见于建生基死宅,即墓碑石刻。如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鄂西利川鱼木寨上旷世古藏的碑眉碑窗; “荆南雄镇,楚蜀屏翰”的咸丰唐崖土司皇城遗址的石人石马,都凝聚着土家人高超精绝的建筑雕刻艺术,是土家族悠久灿烂历史文化的缩影。鄂西南吊脚楼的窗棂雕刻最具代表的是在被喻为“人间仙居”的宣恩彭家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恩施滚龙坝等还保留较完整的民居当中,而最能集中体现土家族窗棂和格扇门雕花艺术的是鄂西南最大的仿古建筑——恩施土司城”九进堂”。它外型壮观气派,内有九进深宅,是土家贵族皇城的缩影。其窗棂的木雕技法繁复而灵巧,雕刻样式简繁而多样,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类题材:   

1.动物类主体图案。土家族是个崇虎的民族,其动物图腾就是白虎。土家族有关动物的民间故事极为丰富,如《给牛拜年》、《老鼠嫁女》、《蜻蛙啸天》、《女儿鸟》、《龟蛇二将》、《蜘蛛》的故事等等。鉴于雕刻是一种功夫工艺,很需要手腕内力,所以它的图案要求简洁,线条明朗化。常见的土家族窗棂上动物类主体图除了有牛、蜻蛙、蜘蛛外,还有蝙蝠、鹿、羊等,都是取其福碌吉祥之意。其雕刻技法主要是剔地雕。剔地雕是传统木雕中最基本的雕刻技法,即剔除图形以外的木质,使形象突显出来。   

2.人物类主体图案。因为比较复杂,常用于窗棂中间主板上的浮雕。其图案除农夫梨田、二十四孝外,多引用中国传统民间故事中的人物,如,八仙过海、哪咤闹海等,是一种在平面上的浮凸表现,人物形象古拙而纯朴。浮雕分浅浮雕和高浮雕。浅浮雕接近于绘画,远看是绘画,近看是雕刻,它与材料融为一体,自然静雅。高浮雕与之相对应,人物体形凹凸明显,立体感强,画面构图丰满厚重。   

3.字体类主体图案。一种是整个窗棂用一个字的形体连接而成,如“人字格”、  “万字格”、 “田字格”、“亚字格”、“古字格”、“本字格”等。在土家族古村寨的民居中最常见的是看起来比较简单的万字格、田字格、十字长方以及回字格、正字格子窗棂。其雕刻技法是将木料削刻成一个一个的笔划接枝而成。另一种是在窗棂中心雕刻一个“福”、“寿”、“吉”等字。恩施土司城”九进堂”就有在窗棂中心雕刻一个大“福”、大“寿”字的图案,其雕刻手法是将木板刻穿,正反两面雕刻,使上下左右穿透,屋里屋外都能观赏到同一图案,又称透空双面雕。图中的焦点“福”字、“寿”字和周围四角上的纹样蝙蝠、其余部分的方胜都是采用这种技法。

4.静物花卉类图案。在土司城中更多窗棂是多种样式的复合体。如团花式、灯笼式、冰纹式等。“团花”适合于圆形的图案,即中间以圆或者规则多边形为主,四周嵌有角花且与中间图案相呼应。“灯笼式”,顾名思义是在窗棂的中央有面积较大的透空内框,透光性能较好,其中透空内框形状或圆或方。而“冰纹式”窗棂是由三边、四边或五边放射型的连续性结体冰纹式窗棂是曲尺形的多重组合[2],它看似一朵朵无序的冰凌花,但在很多边角上镶嵌了梅、兰、竹、菊等静物花卉,是中国国画中文人与平民雅俗共赏的传统题材,所以我们视其为汉文化与本土文化交融的体现,它错落有致,又透出几分高雅。另外,花卉常常又与人物、动物图案相伴,其雕刻技法除角花的透空雕法,还要将剔地雕与线刻相结合。如将花样做深浅不同的剔地,使花纹起伏多变,用刻线勾勒花形,使花瓣的轮廓和结构更加清晰可见,再将主要形象的人物或动物进行混雕,成为立体状,这样将几种不同技法雕刻而成的局部镶嵌在一起,成为镶嵌雕刻综合运用的复合体,使图案纹样更集中饱满、文化内涵更丰富深刻。而在土司城的各色窗棂中更是多种样式的复合体。   

二、土家窗棂的艺术文化意蕴   

土家吊脚楼建筑设计受西南氐羌住屋文化影响,或依山傍水,斗拱飞檐 ;或彩楼雕柱,隐匿山间,具有古朴的建筑韵律和独到的创造力。我们从鄂西南土家民居和恩施土司城千变万化而寓意深刻的雕花窗棂中,足可窥见土家建筑工艺神韵于一斑。它构图巧妙,饱含着土家人古朴原始的宗教崇拜、出神入化的趋避之术、趣味横生的祈福意向,传达着土家人的纯朴纯情,承载着土家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1.神意向。宗教可以调节人类与生态环境的关系。土家族世代聚居在“荆楚”、“沅湘”之地,且与苗族错杂而居。这块土地自古以来就是巫风盛行之域,土家族的民族文化自然免不了巫风色彩的投射和浸淫。[4]土家人一方面信鬼崇巫,另一方面又受汉文化的影响,将信佛、信道引入木雕。如“万字纹”木雕中的“万”,原本不是汉字,而是梵文,意为“胸部的吉祥标志”是一种佛教宗教标志,旧时译为“吉祥海云相”。其“万字曲水”纹形似四端伸出、连环反复而绘成各种连锁花纹,喻意绵长不断、万事如意。又如《尚书·洪范》把“福”归为五方面,称之为“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这“五福”中,“长寿”和“善终”均属于自然规律,正是佛教信仰中尊重自然规律的教导,所以人们要达观而泰然处之。土家木雕“寿”字窗棂就是一种代表物,代表着一种延年益寿的神性, 体现的是土家人对生死的原始宗教崇拜,艺术上称之为“感染律”。团花“寿”字窗棂就不如万字格的寿字古朴,其焦点由两个同心圆组成一个行云水的“寿”字,内圆中“寿”字笔画自由舒展有度,始终保持在圆形之内,外环由四只展蝠与莲花首尾相连结构成方,内环寿字的上端还点辍一只小蝙蝠和一只小山羊,使其内外呼应,融为一体。 [5] 它反映了土家传统文化和民族心理的价值取向,彰显着土家人顺应自然、尊重生命规律的人生观。

2.福意向.。“福”字现在的解释是“幸福”,而在过去则指“福气”、“福运”。最具代表的“福”字,莫过于号称“天下第一福”的 “福字碑”上的那个“福”字。据介绍这个“福”字是由恭王府监制,爱新觉罗嫡传后裔亲笔题词,至今被压在北京城恭王府里一座嶙峋突兀、三面相通,叫做秘云洞的假山下。字碑深奥无穷,它象征着福中含寿,寿中有福,多子多福,家财滚滚,蕴藏有一系列福泽四方的创意内涵,谁到了那儿都要摸一摸。[6]在土家族木雕窗棂中常见雕“蝠”取谐音喻意,以祈福求吉的构图,因为,土家方言中‘蝠’与‘福’同音。如,以瓶子里插竹叶为构图,喻意“竹报平安”、四季平安、以一个铜钱四周刻福字,中间一个四方眼,喻意“五福眼前”。尤其特别的是恩施土司城中有一个“福”字窗中的“福”字,竟与国家一级保护基地利川鱼木寨向母阎孺人墓右侧和凤首龙尾、扬冠对呜的“福”字一模一样。它形如龙凤交尾状,凤首与蛇身融为一体,蛇身简洁有力,呈盘旋游走状,具有强烈的动感。据说在这个土家族地区的墓碑石刻中,仅雕刻内容里出现“福”字就有数十处之多。表现形式既有方形、又有圆形的,书体上既有正楷、又有草书以及篆书。特别是草书和篆书,古朴生动,并且每处的表现形式都迥然不同,形成各自的特色。但皆有请福续寿、迎福聚福、得福送福等多重福之意向,“福”字并还包含有生育崇拜、图腾崇拜、宗教崇拜、自然崇拜等多种特殊的民族文化意蕴,寄托着土家族人趋利避害,求福纳吉的吉祥观。

3.象征意蕴。中国艺术中的装饰题材都具有象征意义的内涵。土家木雕窗棂无论是人物、花卉、鸟兽哪种题材图案都有一种象征的意义。一是谐音和借喻手法,借用动植物或图案名称同音、谐音,让人产生联想,寄托土家人祈福纳吉,追求平安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如,动物“鹿”,与汉字“六”和“禄”在土家方言中同音,象征福禄双全、六六大顺;桃子喻意长寿、喜鹊喻意好事、蜘蛛(喜珠),象征“喜从天降”等等。二是作为土家人艺术语言的一种载体,以文字为主体图案辅之以方胜(“祥瑞”之纹饰)、花结等小构件进行点缀,再配以各色格子作衬景,使得窗棂整体饱满充实具有装饰性。如“五福(蝙蝠)捧寿”的“寿”字窗棂,龙凤对鸣的“福”字窗棂,均是土家族原始哲学思想与原始手工艺的完美融合。三是用写意的手法双面透雕,似写似雕,使其图文并茂,似字似画,既通透玲珑又喻意深刻。如寿字窗棂同心圆的上下左右四方都是如意,即意喻土家人在生命的长河中“事事(四)如意”; “福”字龙凤和鸣图窗棂,既象征“福临门”,又引伸为和睦团聚、家和万事兴、子孙幸福延绵等等。而同是“龙凤福窗”湘西的龙凤就用的是写实的手法。说明土家窗棂图案纹样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形象,更是一种民族思想文化的体现,也有其地域文化的特征。   综上所述,土家族窗棂的木雕技法繁复而灵巧,雕刻样式简繁而多样,主要有浮雕、透空双面雕、剔地雕、镶嵌、线刻等。土家族木雕窗棂具有多种文化意向,既以多种形式显示了这个民族民居建筑直观的装饰作用,透气、聚气的实用功能,又长久而潜移默化地起着和谐社会、协调家庭关系,教子仁至孝道等多种社会、心理功能。从雕刻样式和艺术手法的简繁可见土家族的门弟观、生死观、孝德观等诸多文化观。它形同一个又一个大小不同的“气”眼,以符号的形式、图象设计的形式以及象征、隐喻的形式,希望土家人通过“家”的凝聚力,营造一种团结和谐的民族社会生活环境。   

(作者系湖北民族学院学报编辑部编审)   

[1]、曹正文:《木雕艺术各流派的风格及雕刻手法来源》,《新民晚报》,2008年3月18日。   

[2]、潘嘉来:《中国传统窗棂》,http://www.papernice.com/lxlw/lxqtlw/22061.html   

[3]、《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   

[4]、曹毅:《土家族民间文化散论》,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年。   

[5]、向宏年:《刍议恩施土司城的窗棂艺术》,《美与时代》,2009(10):. 29-34.   

[6]、谢亚萍、,曹毅:《和生福兮 福多安兮——土家鱼木寨墓碑“福”意向分析》,《大连民族学院学报》,2006年第6期。

责任编辑:州博物馆